bet36备用手机版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bet36备用手机版_bet36最新体育备用_bet36家庭住址怎么填

  • 联系人:
  • 电 话:020-84233136
  • 邮 箱:gdgs188@163.com

行业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死刑!没有精神病!张扣扣案二审维持原判

发布日期:2019年04月12日    浏览次数:20

来源: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张扣扣案二审宣判,维持一审原判死刑;


其13岁时目睹母亲被人砸死,22年后除夕夜连杀仇家3人。


庭审现场实录(部分)


宣判词


审判长:休庭后,合议庭进行了认真评议,并提交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本案二审裁定已经作出,现在宣读裁定要点。


经审理查明:


上诉人张扣扣家与被害人王自新家系邻居。1996年8月27日,因邻里纠纷,王自新三子王正军伤害致死张扣扣之母汪秀萍。同年12月5日,王正军被陕西省汉中市原南郑县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赔偿张扣扣之父张福如经济损失9639.3元。此后,两家未发生新的冲突,但张扣扣对其母亲被伤害致死心怀怨恨,加之工作、生活长期不如意,心理逐渐失衡。


2018年春节前夕,张扣扣发现王正军回家过年,遂产生报复杀人之念,先后准备了帽子、口罩、汽油燃烧瓶,购买了单刃刀、玩具手枪等作案工具,并暗中观察王正军及其家人的行踪,伺机作案。


2018年2月15日12时许,张扣扣发现王正军与其兄王校军等十余人上山祭祖,便戴上帽子、口罩等进行伪装,携带单刃刀、玩具手枪尾随王正军、王校军至汉中市南郑区新集镇原三门村村委会门口守候。


待王正军、王校军祭祖返回村委会门口村道时,张扣扣趁王正军不备,持单刃刀朝其颈部猛割一下,又朝王正军胸腹等部位捅刺数刀。


王校军见状惊慌逃跑,张扣扣追上王校军持刀朝其胸腹部捅刺,期间王校军摔进路边沟渠,张扣扣跳进沟渠继续对王校军捅刺,致其心脏、肺脏等多脏器破裂死亡。


之后张扣扣返回倒在路边的王正军身旁,再次捅刺王正军数刀,致其右颈总动脉、肺脏、肝脏等胸腹腔脏器破裂造成大失血死亡。


随后,张扣扣闯入王自新家院子,持刀朝坐在门口的王自新胸腹部、颈部等处捅刺数下,致其右颈动、静脉及心、肺等多脏器破裂死亡。


张扣扣回家取来一把菜刀和两个汽油燃烧瓶,将王校军停放在路边的家用小轿车左后车窗玻璃用菜刀砍碎,又点燃两个汽油燃烧瓶,分别扔在车后排座椅和后车窗玻璃部位,致车后部燃烧,毁损价值32142元。张扣扣随即逃离现场。


2月17日7时许,张扣扣到公安机关投案。


上述事实,有经当庭举证、质证的物证、书证、证人证言、鉴定意见、现场勘验、检查、辨认、指认笔录、上诉人张扣扣的供述等证据证实,证据间相互印证,足以认定。


关于上诉人张扣扣及其辩护人提出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本院不适宜管辖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张扣扣在汉中市南郑区实施犯罪行为,且所犯罪行依法可能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作为犯罪所在地中级人民法院,本院作为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上级人民法院,均具有法定管辖权。


张福如申诉1996年王正军故意伤害案及申请国家赔偿案,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本院依法定程序进行审理,驳回了张福如申诉,对其申请国家赔偿依法作出了不予受理决定书,该两案审判组织的组成、适用的诉讼程序和救济途径与本案均不同,本案也不存在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本院不宜行使管辖权并需要报请上一级人民法院指定管辖的法定情形。故对该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张扣扣及其辩护人提出一审法院审判长应当回避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十九条、第三十条规定的回避法定情形,一审审判长不符合法定回避事由;且在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次庭前会议上及一审庭审中,一审审判长在询问是否申请回避时,辩护人没有明确提出申请回避。故该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没有法律依据,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张扣扣及其辩护人提出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张扣扣构成犯罪的证据尚有不足,在未查明之前,直接裁判属于严重不负责任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认定上诉人张扣扣构成犯罪的证据,经一、二审当庭举证、质证并认证,来源合法,与案件有关联,内容客观、真实,确实、充分,足以认定。故对该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张扣扣提出的其没有再次捅刺被害人王正军的上诉理由,经查,目击证人王一某、王某、王亚某、张某均证实,张扣扣杀害王校军后返回王正军身边,再次持刀捅杀王正军。庭审时检察员对此节进行了详细举证,法庭听取了质证意见,予以认证。一审判决采信该四名证人证言正确。故该上诉理由没有事实依据,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张扣扣及其辩护人提出“张扣扣收押健康检查记录、入所心电图证实张扣扣可能心脏异常、张扣扣情绪属于偏执障碍,作案时辨认能力存在但控制能力削弱,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一审法院驳回对张扣扣的精神障碍程度鉴定申请,程序不合法,实体理由也不能成立,要求对张扣扣做司法精神病鉴定,如不予鉴定,则应采信辩护人当庭提交的北京正慧科鉴咨询服务中心三位专家出具的审查意见书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


经查,在案证据证实,张扣扣无精神病家族史和既往史,其具有现实作案动机,作案前精心策划和预谋,选定三名被害人作为犯罪对象,事先跟踪、守候,作案中分别朝三名被害人要害部位反复捅刺,作案后逃避追捕,后又投案自首,表明其具有完全的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且一审庭审中思维清晰、对答切题,一审法院据此对张扣扣作案时精神障碍程度未委托鉴定,符合法律规定。二审庭审中,亦未发现张扣扣有精神异常表现。公诉案件的刑事司法精神病鉴定是由司法机关决定提起,辩护人提交的书证审查意见书,不能作为定案参考。


综上,对该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张扣扣及其辩护人提出一审法院在量刑时没有完全考虑被害人存在过错因素,未综合考虑其他从轻减轻情节,请求对张扣扣判处死缓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被害人王正军故意伤害致死张扣扣之母汪秀萍的犯罪行为确实给张扣扣造成了心理伤害,但王正军已被依法判刑,其父王自新作为监护人已赔偿张扣扣之父张福如经济损失9639.3元,经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本院依法审查,原南郑县人民法院对王正军故意伤害案所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民事赔偿并无不当,已经分别驳回张福如的申诉,且王自新、王校军当年并未实施伤害汪秀萍的行为,此后22年间王自新父子三人均未与张扣扣及其家人发生新的冲突,不能认定被害人在本案中存在过错。本案不属于邻里矛盾引发,而是报复杀人。


张扣扣有自首情节、系退役军人、无犯罪前科及在看守所羁押期间表现良好经查属实,但根据其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原判死刑并无不当。故对该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张扣扣及其辩护人提出本案--审庭审时证人郭某未出庭作证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属实,本院采纳了该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通知证人郭某出庭作证。庭审时控辩双方对郭某进行了发问,并对郭某当庭证言进行了质证。郭某当庭证明的主要内容与在侦查期间证明内容一致,庭前证言可予采信。


关于上诉人的其他上诉理由和辩护人的其他辩护意见,均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亦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张扣扣蓄意报复,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三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张扣扣故意焚烧他人车辆,造成财物损失数额巨大,其行为又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


张扣扣因对1996年其母被本案被害人之一王正军伤害致死,而长期心怀怨恨,加之长年工作、生活不如意,继而迁怒于王正军及其家人,选择在除夕之日报复杀人,持刀连续杀死王正军、王校军、王自新,且犯罪过程中有追杀王校军和二次加害王正军的情节,杀人犯意坚决,犯罪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后果和罪行极其严重,人身危险性和社会危害性极大;张扣扣杀人后为泄愤又使用自制汽油燃烧瓶焚烧王校军家用小轿车,造成财物损失数额巨大,均应依法惩处。对张扣扣所犯数罪,应依法并罚。


张扣扣虽有自首情节,但根据其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法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对陕西省人民检察院意见予以采纳。原审判决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一)项、第二百四十六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对张扣扣的死刑裁定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审判长,上诉人张扣扣,以上裁定内容你是否听清?


上诉人:听清了。



庭审现场,辩护人提问:为何要杀死王家三人?张扣扣当庭表示,“为母报仇。”辩护人继续提问,打死你妈的是一人,为什么杀死三人。张扣扣回应:我记得老二老三一起打的我妈,然后王自新(王家父亲)还说往死里打,打死老子顶着。说完老三用棒子将我妈打死。

张扣扣回忆称,1996年,他的母亲被王家父子打了之后当场晕过去。“就是在我家门口,我父亲将我妈跑去王家门口,当时王家有人,我父亲说你打的,你给看。我妈就在王家门口躺着,我妈后来清醒后爬回我家。当时她坐也坐不住,就在我家门口躺地上了。”

“我抱着我妈,叫她,过了一会,我妈就没反应了。”张扣扣同时表示,母亲的尸体就在家门口的公路边上被解剖。“当时我在场,持续一小时左右。”

张扣扣同时指出,自己不和别人讲母亲的事,除非和其特别好的人,不然都不说。

image


辩护人提问:你为什么没有结婚生子,除了经济原因外,有别的原因吗?

张扣扣回应称:我不想有后顾之忧,我妈死的时候我就知道有今天这一刻。“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为了报仇,我不结婚,不想让我妈白死。王家老大还经常向我挑衅,还带着老婆从我家门前经过,挑衅我。(有一次)停在我面前,冲我点头,用挑衅的眼神,我当时没作出反应。”

有关公诉人一审中指出张扣扣金钱至上。张扣扣当庭表示不认可:关于我生活的事情,都是办案人员诱导我说出的。

庭审现场,张扣扣指出自己没有想过杀其他人,“我没有想过报复社会。”

谈及为何选择2018年除夕当天“报仇”,张扣扣说:“老三回来的早,老大和老二没回,我想等过年他们都回来。”

在公安机关的供述里,张扣扣描述道,“我当时很犹豫,但是想到我妈死在我怀里的情景,我就下了杀人的决心。”张扣扣表示,这段内容属实,“我本来想在他们上坟时杀,但我心里害怕。就在路上等着。过程中,我将母亲的事情从头到尾回忆了一次,我心里就狠了起来。当时大脑一片空白,没有恐惧和紧张,人和行尸走肉一样,不由自主捅人。”

对此,张扣扣解释称,自己知道捅刺的是谁,杀人之前就想过自首。杀人后,还和姨夫表示自己会去自首。“现在的社会可能也跑不掉。”

此后,张扣扣曾在派出所门口的邮政储蓄ATM机前遇到一个女孩。“我和她说没事,你取你的钱。然后我就出去吃早饭,然后去自首。”

一审开庭时,张扣扣曾当庭表示自己为母报仇天经地义。二审现场,张扣扣再次强调:“我没做错,我是有血性的男人。”


运行0.15872秒,内存使用4.06 MB,数据库执行20次,用时0.07098秒,缓存执行14次,用时0.00148秒